两性话题 | 为什么中国男人很难找到外国女朋友?

爱情早已无国界 但是在中国却有些畸形 大多发生在中国的异国恋情 都是中国女和外国男组合 很少有中国男和外国女的结合 在美国无业的渣男 偶然听到“中国人傻钱多妞美”的消息 千里迢迢的来到中国当了外教 果然在大把赚取人民币的同时 他也收获了无数的爱情 lo

 

君与臣的伦理

这个故事发生在法国,讲的是法国南特的一个国王,天性好色,只要是长得眉目清秀的妇女,他没有一个不喜欢。因此常被人戏称为大众女婿。

这个国王不爱理朝中之事,每天不是唱歌跳舞,就是打猎钓鱼。国中的军政大事,都交给大臣来处理。

 

 

「有一位大臣的妻子,正处妙龄且非常有才气。」

 

国王对其美貌早有所闻,且在宴会上见过几次,心里一直非常爱慕。然而却不敢贸然接近,因为她的丈夫是朝廷中的重臣,如果没有勾搭成功,还败露了,不仅仅是个人耻辱,还会失信于天下,进而影响国家安定。

 

情性奇闻 | 君与臣的伦理-女神福利社

 

有日饥渴的国王实在无法忍受,于是邀这位大臣去他的庄园射猎,夜间则住在他们家里。

第一天晚上,国王一夜未眠,他对着大臣老婆的房间,自言自语的说:“你这样美丽,又这样懂礼数,真让人心生怜爱。我喜欢你,但不知道你是否喜欢我呢?这样宝贝,怎能让他一人独享呢?我也想占有一份,一小份即可。我的大臣知道了,或许也不会怪我吧……我意已决,不知道你的心意如何呢……明天我一定要去问问”。

第二天射猎时,国王称肚子痛,不能前行了,归来后,他躺于床上。大臣问他话也不回答。

 

正好这个大臣又有公事需要外出,便叮嘱他的妻子照顾国王。国王知道大臣外出,于是对着在一照料他的大臣妻子说:“夫人知道我得了什么病吗?我是思念夫人,倘若夫人不愿成为我的密友,我将立刻自尽在你的家中”。

大臣的妻子答到:“陛下!此事重大,我需要仔细想想,不敢回答。国王有权威,而妾女没有势力,人本就不是平等的关系,不平等就不会有爱情。陛下今天喜欢我,明天恐怕就会将我抛弃。妾知道有地位、有钱的男人,都可以得到爱情。而失宠之女却无处诉冤,陛下与妾还是不要谈论爱情的好。

国王又说:“亲爱的夫人,我不是以富贵凌驾于人,我是用我的真心求爱。今后夫人也请不要将我看成国王,把我看成你的奴仆就可以了”。在国王不断的央求下,臣妻不得已答应了。二人还发誓,坚守这个秘密。

「国王与臣妻私下交好的事,虽然过了许久,他人却全然不知。」

床上时间不够?这份男人的延时指南值得一看!

有粉丝对Jack说,学了辣么多技巧,但技巧再好也还是敌不过时间短! 俗话说,“ 壮男怕早泄,熟男怕不举 ”,「床上时间短、快枪手」对男人来说真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。它不仅让男性尴尬和羞愧,伤害其自尊心,同时还让女人有苦说不出。 为了让心爱的她能获得满

 

一天,臣妻见到国王哭着告诉他:“我们两人已偷偷摸摸很久了,实在是一个大错误。你即将娶某国王的女儿为后了,那我将成为一个失恋者。乐的是国王,而苦的是妾女啊……

 

国王拿出手帕给她抹眼泪:“亲爱的,请放心,我不是负心之人,绝不会娶妻……倘若你丈夫死了,我必娶你为后。”臣妻说:“他正当壮年,怎么可能会死呢?”。

 

国王问:“你有何办法?”。臣妻说:“有个办法,三个月后,是陛下刺络抽血的时间,陛下可发令游猎,仍然住宿到我家。抽血后的三天,陛下可要求与我丈夫一同在卧室中沐浴,妾会准备两个浴缸,一个装温水,一个装开水。陛下先入温水,而我的丈夫肯定会进入烧开的沸水中,立刻毙命”(刺络抽血,是古时防病的一种方法)。

 

情性奇闻 | 君与臣的伦理-女神福利社

「三月后,两人果然以计而行。」

水准备好后,大臣妻子与国王没忍住,在浴缸旁拥抱亲吻。

 

这时大臣突然闯进来,国王见了大臣后觉得惭愧,推开臣妻,慌忙地跳入身旁的浴缸中。而此浴缸中正好装的是沸水,国王立刻毙命。

 

大臣见此立刻明白,并非国王想自杀,而是进错了浴缸。

 

他抓起他的妻子,说道:“这个沸水缸是为我准备的,而如今你们自己却落入了圈套,既然国王已经死了,你又深爱他,就去陪陪他吧”。说完将其妻子扔进了沸水中。

当然,中国也不乏有为女人祸国殃民的皇帝,有时也并非女人的过错。中国儒家伦理文化中的重要思想三纲五常,虽然饱受诟病,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却也起着维护社会伦理道德及政治制度的作用。

 

君为臣纲,父为子纲,父为妻纲,即君要做好臣的表率,父亲做好儿子的表率,丈夫做好妻子的表率。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五常之道是处理君臣、父子、夫妻、上下尊卑关系的基本法则。

 

 

情性奇闻 | 守宫砂是如何守住处女之身的?

「宋朝初年,开国皇帝宋太祖-赵匡胤,在灭掉湖北和湖南后,便派王全斌西入伐蜀。」 王全斌亲率7万大军,进入四川后,他纵兵掳掠,残杀降兵(仅在当时的绵阳一地就诱杀了2万后蜀降兵)及平民。一时间民怨四起,川人纷纷起义。 宋太祖见大势不妙,便主动向蜀民